丝瓜最新app官网

“李大人此言甚是,殷化行枉负君恩,欺上瞒下,以至如今大乱,臣请皇上下旨锁拿殷化行入京问罪!”

“奴才以为也是如此,殷化行实是可恨,欺君之罪不可不惩,奴才恳请皇上下旨!”

“臣附议……奴才也附议……。”

李光地起了个头,满朝文武顿时把黑锅往殷化行脑袋上扣,你一句我一句大有不杀殷化行不能平民愤的势头,似乎只要砍了殷化行脑袋这天下就马上可以太平了,至于无论是宁波的朱怡成还是江西的袁奇,或者在中原大地闹的不可开交的祝建才就能不战自灭一般。

听着下面乱轰轰的一片,康熙的脸色阴沉之极,不过他还是按捺住了怒火,其实李光地等人说的并没错,殷化行江南剿匪未尽功,从而导致目前四面烽火,这个责任是他怎么都跑不了的。不过,拿下殷化行就万事大吉了?康熙当了近五十年的皇帝,哪里是这么好糊弄的?

当即,康熙下旨锁拿殷化行至京城问罪,同时一并处置了浙江、江西、河南甚至包括山西、山东几个三品以上官员,其中仅巡抚和总兵加起来就有五位,这些人部锁拿至京问罪,至于替代人选,康熙当即乾坤独断,挑选了几位能臣接替。

不过奇怪的是,浙江巡抚年羹尧却不在其中,在奉化兵败只身逃回杭州的年羹尧非但没有治罪,反而被康熙以暂待闽浙总督之职,替代殷化行负责闽浙军政,这让许多人大跌眼睛。

不过,既然康熙这么定了,而且太子似乎也对年羹尧另眼相看说了不少话,群臣自然不会再说什么。至此,这个朝会就虎头蛇尾地结束了,回到宫中康熙依旧心中恼怒不已,但同时又感到无比的疲惫。

自登基以来,康熙已当了四十八年的皇帝了,翻看史书,在历史上能即位如此之久的皇帝简直是屈指可数。康熙不由得回忆往日点点滴滴,自除鳌拜后灭三藩,北征大漠南下台湾,其文治武功可谓称得上名君,本以为此生自己这个皇帝能安安稳稳地当到合眼的一日,可谁想自去年起各处反贼如雨后春笋般不断冒出来,而且反贼是越剿越多。

“难道,是朕哪里失德了?这是上天给予的警示?”康熙不由得喃喃自语,自这个念头起后就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为此他连忙招来人替他起草了份罪己诏,对这一年来江南的灾难和兵祸进行深刻反省和检讨,最后还在后面特意写上了“朕甚愧之”这样的话,同时告之天下人一切罪在朕躬,希望百姓能尽快度过这苦难,以还这天下太平。

下完罪己诏,康熙又见了接替地方的那几位官员,要求他们必须加大地方清剿力度,尽快平定叛乱,对于那些被蛊惑入教的百姓必须严惩不怠,有妄言朝廷者一律部处死!

随着大乱将起,朝中的气氛开始了微妙的改变,其他的不说,仅是这一次因为叛乱而被革职的官员接替者除一人是汉官外,其余都是满人,就是那位汉官也是汉军旗出身的。这其中表明了什么?朝中一些汉官实在是不敢深想,也许是康熙一时间做出决策的巧合吧,毕竟满汉一家已宣传了这么多年。

如花似玉的姑娘

宁波城,经历了二个多月前年羹尧突袭奉化给宁波带来的危机后,如今的宁波又恢复了往日的繁华,整个城市散发出一股新的活力,在东边的港口,无数大小不一的船只进港出港,或者停泊在码头进行装卸。

城中的人,无论男女老少,或者是豪商百姓,军卒走士等等个个洋溢着轻快的笑容。随着宁波势力的强大,如今宁波已占据三分之一的浙江和苏松大半地区,再加上军力强胜,此时的宁波已成了天下仅次于清廷的一股巨大力量。

至于商业和手工业,甚至在宁波已经逐渐形成的初级工业,给予宁波这个城市所带来的变化同样是巨大的。此外,以四海商行为首的海贸更是蒸蒸日上,在给宁波带来极大财富的同时,也给当地百姓和士绅的生活带来丰富多彩的变化。

在城内,有一片宅院形成的弄堂,也就是北方所称的胡同。不过,这片弄堂的入口结构呈丁字型,最里面是被宅院形成的围墙堵死的,入口处有岗哨,由几个身强力壮的义军士兵把守,进到里面先要过扇大门,过了大门才能去到里面的几处宅院。

“杨总镇,你这又是何苦呢?”在其中一个宅院中,两个身着普通的男子坐在院内,其中一人低着头一言不发,而另一人却在苦苦相劝。

“庄兄,食君之禄当忠君之事,我杨某虽苟且偷生至此,那也是为了手下兄弟们,但要我杨某替宁波做事,这就不用再谈了……。”杨勖轻叹说道,神色中带着坚毅。

“杨总镇,其实我庄岩当年的想法也是如此啊……。”庄岩听到这话不由得想起了自己,施世骠在宁波兵败自杀,自己为了福建水师的兄弟们不也是如此忍辱负重下令投降了么?

可虽然投降了,但庄岩并未像张鲣等人那样效命于朱怡成,只是维持战俘身份一直未为朱怡成做事。至于朱怡成倒也大度,不仅把他安置在这,而且基本不限制他在宁波的行动,除了出入有人员陪同,居所外有岗哨外,在宁波只要庄岩不跑,也不做危害宁波的动作,一切就和平常人没什么区别。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对于宁波的感管庄岩也逐渐发生了变化,无论是宁波的活力还是发展,或者是宁波的军事力量的日渐强大,还有朱怡成时不时找庄岩说说话,聊些海战的事,这些都让庄岩从最初对宁波以反贼称呼的不屑一顾逐渐改变为重视起来。

尤其是奉化之战后,宁波势力进一步庞大,这更让庄岩为之震惊,在不久之前,经朱怡成同他又一次深谈后,庄岩终于放弃了自己的坚持,愿意为朱怡成效力,从而成了朱怡成初组建的参谋团一员。

此次,庄岩是受朱怡成所托来劝杨勖的,和自己一样,杨勖的投降同当初自己并无什么区别,为此庄岩接受了这个命令,这才找到杨勖。

“庄兄,人各有志,我可不是你,此事不必多言。”杨勖的声音虽然不高,语气却异常坚定,听到此话庄岩也不恼怒,只是笑笑道:“杨总镇,此事可以暂且不谈,不过我今日来还有一事要告知。”

“何事?”杨勖斜着眼看了眼庄岩,一副有话快说,说完快滚的样子。

庄岩先是叹了口气,接着从怀中取出一份邸报递上:“杨总镇先看看吧,哎……。”

杨勖接过邸报不以为然,但当他看清楚上面写的内容后顿时就瞪大了眼睛,随着他不住往下细看,双手更是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整个人脸色苍白,神情中更带着掩饰不住的愤怒。

“假的!这分明就是假的!你……你骗我?”杨勖猛然抬起头,愤怒中带着三分不甘和二分期盼,试图想从庄岩口中听都他所想要的答案。

可惜,庄岩摇头回答道:“是真是假难道杨总镇自己分辨不出来么?如果这东西是假的,那么总有揭穿的一日,我这么做又有如何好处?”

这句话出口,杨勖顿时哑口无言,他惨白的脸逐渐变得血红,而眼中更是朦上了一阵雾汽。